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童年,在街巷里在田埂上

近日翻到曾經寫過的《佛性農民》和《毗鄰方塔》兩篇文章,文中所述的童年點滴喚起了久違的記憶。適逢兒童節臨近,覺得真該寫點童年意趣,雖然有點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況味,但我相信,記著童年,依舊年少。如果忘記曾經年少而只剩了眼前,那倒是真的老了。

童年,對我而言,是外公用粗糙的雙手搓繩排楦做出的一雙雙蘆花靴,是母親清晨帶回的一份帶著體溫的夜班菜,是課堂上跟著老師一遍又一遍念著的不夠標準的拼音,是上學放學路上結伴同行的同學之間的打鬧嬉戲……更是一次又一次在田埂上、街巷間的生活空間的轉換。

古往今來,人們對童年的記憶,總是特別深刻,也擅于通過詩歌記錄童真童趣。“意欲捕鳴蟬,忽然閉口立。”“牧童歸去橫牛背,短笛無腔信口吹。”“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那些兒時沒有讀過的童年詩句,很鄉村很天真也很古典。長大成年后讀來,往往會勾起遙遠的記憶。每當回味這些詩中韻味,感覺童年離現在很遠但又很近,而這些詩句描繪的意境和場景現在似乎很少能夠見到了。

現在每個小孩的身邊總是圍著幾個長輩,看著他們噓寒問暖、悉心呵護和為了贏在起跑線上傾心付出的畫面,相比我童年在田埂、街巷間不停轉場的情景,我們那個時代的童年樂趣就略顯單調甚至是有些貧瘠了。但每個時代、每個地方都有印在每個孩童記憶深處的童嬉圖。無論物質、文化生活的豐富或貧瘠,雖然歡樂不同,但童心相同童趣相近,童年的歡樂也不會因之缺席。

記得兒時游戲,很少需要設備和玩具。當然,那時的人家也找不出幾件像樣的玩具。只要有幾個玩伴,總有法兒玩出個你輸我贏、興高采烈。童年住在老城方塔附近的街巷里的,幾條街巷里弄的小伙伴都認識。附近年紀相近的小孩總是重復著幾個簡單的游戲。捉迷藏的游戲,小孩幾乎人人都玩過。那時家不閉戶的習慣,讓我們可以自由地穿梭在自家或鄰居院落的每一條夾弄,也可以隨意走進哪家獨戶的每個角落。尋找一個不被發現的所在,便是最大的幸福感和安全感。當你被小伙伴從衣櫥中、水缸里拎出,當你臉上滿是灰土、身上掛滿蛛絲塵網后依然被人發現,童年的心里便充滿沮喪,更對下次的勝利滿懷期待。正是童年捉迷藏時躲在昏暗夾弄頂端呼吸過的那種古老氣息,在等待不被發現的靜默無聊中看過石灰墻上被時間風雨斑駁洇染出的水墨畫般的痕跡,成了我對老城的永久記憶。這段記憶比老城街巷存在的時間更長,那些童年時經常走過的春風巷、忠勝巷、吉祥弄、文昌弄……現在只剩下了名字。

童年街巷生活的畫面總是溫馨甚至是熾熱的。盛夏,當日落西山,各家各戶提來井水,在各自門前那段溽熱的路面潑水降溫,然后高低錯落依次擺上木凳竹椅藤榻門板,待天幕四合,準備上演一場場情節大同小異的納涼晚會。當路燈昏暗地亮起,街坊鄰居提起早已吊在水井的西瓜,端著陣陣涼意,三三兩兩地或坐或躺在固定的位置,熏蚊煙霧的彌漫間、芭蕉扇若有若無的搖動中、遠近此起彼伏的鼾聲里,夾雜著星星點點的童年時聽不懂的家長里短、遠近傳說,一個個仲夏夜的故事就此展開。

最難忘記的是兒時在農村的游戲。很小的時候,我每年總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要住在鄉下親戚家??傁矚g粘著親戚家的大哥哥小姐姐做一個“跟屁蟲”,跟著他們伴著時序盼著幾個節日的到來。鄉下的元宵沒有燈會,但炲茅柴的鄉間民俗一樣可以帶來光明和熱烈。哥哥姐姐們白天已經找好了遠近幾處茂盛干枯的茅草地,吃過湯團,黑暗中很快找到目的地。在凜冽的寒風中,一次次艱難地劃亮火柴點燃希望。那一刻,火借風勢、星火燎原,大家歡呼著追著火跡奔跑,比現在城里放禮花焰火還要開心。當時我不知道炲茅柴為什么叫“點點賺”,后來知道那是要為來年的豐收和收獲討個口彩。對富裕的追求從一次點燃中萌芽,從此長在了每一個當時過著清貧生活的孩童心里。春的希望已在冬的時節孕育,在初春的田埂上挑起貼地而生的馬蘭頭、野薺菜,晚上的飯桌上便有了春天和春光。仲春的拔茅針,是農家孩子又一個美食季的開端,因為那是水果的替代品。到了夏季,便是童年最自由奔放的時節,在河道里激起浪花的同時便有了大碗里的魚蝦,幫著大人們在稻田里芟草拔稗,集市上便多了鱔魚螃蟹。

因為有著對童年美好特別難忘的記憶,對那些現在看來的單調或貧瘠也有了別樣理解:有時單調和單純相近,而伴隨貧瘠的某些缺失和蒼白反倒給生命中留下了一些必要的留白,甚至為今后精神的豐滿和精彩預留了足夠的空間。

今天,我對童年的記憶依然清晰。寫下這段文字,我還能感到童年時隆冬里的溫暖,那種溫暖是蘆花靴帶著陽光氣息和時間積溫的慢慢釋放;我還能回味稚子時口中殘留的一種鮮美,那是父母將當時最好美味當作應該的哺育;我還能保留著對知識追求的熱情和對常識的敬畏,因為我時?;叵肫鹈鎸蠋熍u的怯懼……當然我不會忘記童年時看到的純真笑臉和懵懂中童真的相視一笑。

想起也曾是無賴小兒,也傍桑陰學種瓜,也曾有過席上臥剝蓮蓬的經歷,想到這,仿佛又聞到“春在溪頭薺菜花”的馨香,在這個時節有這樣的回憶,真的很美好。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陸怡文]

標簽:

幸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