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聞網首頁

手機新聞網

新聞客戶端

爆炒米

每個人的童年記憶里一定都有令自己念念不忘的東西,每當我回憶童年時,腦海里蹦出的則是各種各樣的零食。什么話梅瓜子泡泡糖,拷扁橄欖橘子水……當然,所有零食中最最喜歡的要數爆炒米了。這個東西小賣部里可買不到,那里只有它的升級衍生產品米花糖。想要吃爆炒米的話就要耐心等,等到那個挑著擔子的爆炒米師傅出現。而每每要到農閑時節,那個身影才會伴隨著熟悉的吆喝聲穿街過巷地一路走來。

爆炒米的吆喝聲很特別,“爆炒米哦——”一共四個字,如果用音樂節拍來標注的話,那么“爆”字一拍,“炒”字一拍,“米”字半拍,“哦”字無限延長。這樣一來,就顯得抑揚頓挫,婉轉悠揚,從巷頭直送巷尾。只要聽到這聲吆喝,我就再也坐不住了,那聲音勾得肚子里的饞蟲不住地往上爬,就纏著祖母,要她拿出一點米來讓我去解解饞。

那時候,糧食都是定量供應的,一家幾口人,每月多少糧,糧油本上清清楚楚,哪個當家主婦都不敢隨隨便便拿著家人的口糧去給孩子當零嘴??偸且胰鰦少u萌,好話說盡,祖母被我纏得實在沒法,才一邊又好氣又好笑地罵著“饞癆胚”,一邊起身向床背后走去,打開米桶蓋舀出一升籮的米來,又遞給我一條糧食口袋和一毛錢,我端著升籮趕緊奔出門去。這個端著滿滿一升米跑路是很難的,跑快了怕把米灑了,跑慢了怕爆炒米的師傅走掉,所以我一邊端著米疾走一邊大聲嚷著:“爆炒米,我要爆炒米。”師傅聽見了我的呼喊聲,停下擔子,等在路邊。待我趕到那里,他已經找了個寬闊的地方支起爐子,打開風箱了。

用來爆炒米的鍋是個長相奇怪的東西,像個炮筒一般,長長的,中間有個大大的肚子,常年的煙熏火燎使得它渾身黑乎乎。頂上是蓋子,打開后,大米就從那里灌了進去。放糖精是一毛錢,不放糖精是七分錢。我遞上一毛錢要求多放糖精,師傅卻說放多了就苦啦,說著就蓋上了蓋子,把“炮筒”橫著架到了爐子上。右手轉動“炮筒”左手拉起風箱,左右開弓地忙活了起來。這時左鄰右舍的玩伴們都被吸引過來了,大家圍著攤子七嘴八舌熱鬧非凡。我小手一揮說:“都回家拿個碗來,人人有份的。”小伙伴們一聽都歡天喜地地跑回家去,不一會兒就每人拿了個搪瓷小碗等在了攤子邊上。

師傅緩緩地轉動鍋子,使它均勻受熱,增加里面的壓力,而我們則只能耐著性子在一旁焦急地等待。感覺等了好久,幾乎覺得耐心都快等沒了,才聽見師傅大喝一聲:“響哉!”小孩子們趕緊捂著耳朵遠遠地躲開。只聽見“砰”的一聲,白煙散盡,熱乎乎的爆炒米就一下子涌了出來。

我看著剛才還是少少的一升米,現在一下子變成了滿滿的一口袋,那感覺就像剛發了財的暴發戶一樣,欣喜若狂。小伙伴們統統圍上來,每人從米袋子里舀上滿滿的一碗。當時過路的行人就看到了這樣一幅場景:一群小孩子,由一個抱米袋子的孩子領頭,一字排開坐在路沿上,每人捧了一碗爆炒米,咯吱咯吱,吃得無比歡快。沒一會兒大家臉上、嘴邊,甚至額頭都沾滿了米粒,抬起頭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得前仰后合?,F在想來,那時的我們是那么容易滿足,一碗爆炒米就能讓我們感覺到由衷的快樂與幸福。

    聲明:所有來源為“常熟日報”和“常熟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0512-52778455,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責任編輯:陸怡文]

標簽:

幸运赛车开奖